• <track id="l6w1s"><i id="l6w1s"></i></track>
    <optgroup id="l6w1s"></optgroup>
      <strong id="l6w1s"></strong><optgroup id="l6w1s"><em id="l6w1s"><pre id="l6w1s"></pre></em></optgroup>
    1. <track id="l6w1s"><em id="l6w1s"></em></track>

    2. <strong id="l6w1s"></strong>

      1. 您的位置:首頁 >通道轉兵>轉兵背景>詳細內容

        通道轉兵的歷史背景

        來源: 發布時間:2017-07-27 17:33 瀏覽次數: 【字體:

            劉伯承元帥在《回顧長征》中描述:“部隊在十二月占領湖南西南邊境之通道城后,立即向貴州前進,一舉攻克了黎平。當時,如果不是毛主席堅決主張改變方針,所剩三萬多紅軍的前途只有毀滅”。這一論述精辟地道出了“通道轉兵”的重大歷史意義。中央紅軍長征勝利七十年了,讓我們拂去歲月的塵埃,穿越時空隧道,去感受當年烽火連天、硝煙彌漫戰場,去探尋永載史冊的“通道轉兵”的歷史背景。
            湘江戰役的啟示
            由于王明“左”傾冒險主義的錯誤領導,中央紅軍未能打破敵人的第五次“圍剿”,1934年10月中旬,中央紅軍八萬余人被迫實行戰略轉移。當時的計劃是從南線突破粵軍的封鎖線,到達湘西會合賀龍、肖克和王震領導的紅二、六軍團。
         紅軍一個月相繼沖破敵人三道封鎖線。11月25日在道縣到江華間渡過瀟水,主力繼續西進。這時,蔣介石急調兵力,投入嫡系部隊和湘、粵、桂三省地方軍閥部隊合計達26個師近30萬人,沿湘江構筑第四道封鎖線:中央軍薛岳部和湘軍何健部集中零陵、黃沙河一線;桂敵主力進到全州、興安、灌陽地區,布成袋形陣地;中央軍周渾元部和湘軍李云杰、李韞珩等部,尾我追擊。11月27日晚,我先頭部隊勝利渡過湘江,并控制了界首至腳山鋪間的渡河點。“小諸葛”白崇禧因蔣桂矛盾,為保存實力,一度有意給紅軍讓道①。但龐大的軍委縱隊輜重過多,部隊行動十分緩慢,后續部隊未能及時跟進過江而錯失良機。這時,敵軍向我發起全面進攻,戰斗異常激烈。在湘江瀟水二百里戰場,天上飛機橫行,來往穿梭,地面槍炮轟鳴,人喊馬嘶,殺聲晝夜不絕。12月1日是生死存亡的關鍵一天,“一日戰斗,關系我野戰軍全部。我們不為勝利者,即為戰敗者②”。激烈的戰斗主要在腳山鋪進行。在我一軍團十多公里的第二道阻擊線上,炮聲隆隆,殺聲震天。在茂密的松林間,我軍與湘軍展開了你死我活的白刃戰。偷襲的敵軍甚至摸近了一軍團指揮部,正在吃飯的林彪、左權趕忙丟下碗筷,立即轉移。在紅一軍團于腳山鋪與敵人血戰的同時,三軍團、五軍團也在湘江東岸興安、灌陽一帶和文市附近與桂敵和周渾元圍剿追敵進行了五天五夜的激戰。三軍團五師的二個團,自師參謀長以下,團、營、連干部幾乎全部傷亡。四師十團,一天內團長和繼任團長先后光榮犧牲,紅五軍團三十四師大部分壯烈犧牲。戰后,在敵我反復爭奪的陣地上,只見敵人和我軍戰士的尸體滾抱在一起,鮮血把一個個山頭都染紅了。湘江一仗,雖然紅軍最后渡過了湘江,但卻付出了極大的代價:一些部隊拖垮了,一些部隊打散了;重武器、印刷機、兵工機械,以及文件、鈔票被扔進湘江里了;全軍人員由出發時的八萬多人,銳減為三萬多人。面對慘重的損失和被鮮血染紅的湘江,“博古同志感到責任重大,可是又一籌莫展,痛心疾首,在行軍路上,他拿著一支手槍朝自己瞎比劃。①”被一軍團政委聶榮臻勸阻:你冷靜一點,別開玩笑,防止走火。
            湘江戰役同時也宣告了“左”傾冒險主義的軍事路線的破產。在湘江戰
        役前,我軍一直往敵人布置的口袋里鉆,造成全盤被動;在戰役過程中,又多次重大失誤,致使我軍一直處于被動挨打的局面。特別是在戰役短短四天中,損失近二萬人。這是“左”傾領導者在整個戰役中的錯誤決策所造成的必然結果。血的事實逐步使大家認識到,必須改變“左”傾冒險主義軍事路線,我軍才能取得主動,長征才能取得勝利。這是湘江戰役給紅軍指戰員們一個重大的啟示。
        蔣介石的“大口袋”
            早在湘江戰役之前,蔣介石就察覺到了中央紅軍北上湘西與紅二、六軍團會合的戰略意圖。11月17日,蔣介石“南昌行營”發布了《湘水以西區域“剿匪”計劃大綱》。其意圖在于防止中央紅軍實現與“賀、肖合股之日” 
            與“長驅入黔”的可能。當紅一方面軍強渡湘江后,蔣介石就更明確了紅軍要到湘西去和紅二、六軍團會合的目的。于是他一方面調集劉建緒、薛岳兩部主力近20萬人,配置在湘西城步、綏寧、靖縣、會同、武岡一帶,布成一個大口袋,等著紅軍往里鉆,一方面分兵尾追紅軍。12月10日,當中央紅軍行進在湘、桂邊境的越城嶺②時,數十萬敵軍已搶先在通道以北進入陣地,具體的兵力部署是:湘軍劉建緒的第一兵團,7個師8萬余人,一部置于城步、綏寧、一部尾追紅軍,主力集結于靖縣。蔣軍薛岳的第二兵團,8個師又一個縱隊11萬人,一部置于黔陽、芷江,主力集結于洪江、會同,并向靖縣推進,
            四道嚴密的碉堡防線,分述如下:第一碉堡線:自新寧縣城,經昆山、城步縣城、通道縣、靖縣、牛角界至芷江。第二碉堡線:自新寧縣江口橋、城步縣城、綏寧城、靖縣、牛角界至芷江。第三碉堡線:自新寧縣江口橋、飛仙橋、洪江至黔陽。第四碉堡線:自新寧路安心觀、武岡、雪峰界、洪江至黔陽。
            以上四線,計綏寧內磚碉十一座,土碉八十四座;黔陽縣境內磚碉七座;靖縣境內磚碉六座;城步境內九座;會同縣境內九十四座,共計碉堡二百十一座。

        打印文章
        电影天堂在线观看